透视马来西亚、越南和印尼的创业经济

2016年至2017年,进入东南亚地区的科技投资大幅增长,其中马来西亚、越南和印尼的创业经济逐渐成为焦点。尽管这三个国家获得的科技投资各不相同,创业密集度也大不相同,但显然,他们的创业生态越逐渐成熟,创业公司的数量也越来越多。

三个国家的创业经济的状况

数据显示,在这三个国家中,越南去年获得的投资最多,达17.4亿美元。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投资分别为2.49亿美元和6150万美元 。

然而同时也有创业公司选择退出,印尼去年有14个,而马来西亚有4个 。

越南在2017年没有创业公司退出,而且创业密度上出现亮点。据统计,在越南,每57982人就有一家创业公司,而印尼的比例为1 : 86836,马来西亚拥有最高的创业密度,每26955人就有一家创业公司。这意味着,马来西亚的初创企业在寻找与其他初创企业的合作以及潜在投资者方面更为容易。

因人口差异带来的投资差异

印尼的融资份额相对较大,这要归功于Go-jek,这家印尼本土的网约车公司已经成为估值10亿美元的独角兽。

风险投资公司KK Fund的总合伙人Kuan Hsu说:我相信印尼得益于他们有Go-jek这样的独角兽,这让他们能够雇用国外的人才。」

“马来西亚和越南就没有那么幸运,目前还没有任何独角兽企业。” Kuan Hsu补充说,“虽然可以说Grab是在新加坡注册的马来西亚公司,但他们仍然把总部和很多人才放在新加坡,而非马来西亚。”

他还说,一个国家的人口规模可以带来所有的不同,特别是在面向消费者的创业模式中。人口越多,扩大用户群的潜力就越大。这是印尼的另一个优势。

不过,Hsu先生指出,虽然马来西亚初创企业的成功案例可能并不多,但邻近新加坡可能是让他们受益。马来西亚的初创企业有“非常好的机会”进入新加坡,并将其“作为一个区域中心”在其他地方扩张。Hsu先生说:“这种做法并不算新鲜,许多马来西亚初创企业甚至在Grab加入之前就来到新加坡集资。

与邻国相比,越南的创业生态系统仍处于发展阶段。但格力风险投资公司的负责人Nikhil Kapur说,这种情况正在好转。

Kapur说:对于越南我们非常谨慎, 每年都会去一次,看看生态系统是如何成熟的。而且我们已经开始看到一些真正优秀的企业家建立了一些好的公司。”

Hsu同意Kapur的看法,他指出越南是初创企业的“新兴国家”,如果KK基金在年底前选择投资越南,他并不会感到意外。

但Kapur说,尽管有很大差异性,三个国家也有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比如“老百姓的基本需求包括衣食住行,没有以正确的方式得到完全满足。”

垂直市场很有前途

在这三个国家中,农业科技是增长和扩张潜力最大的行业之一。Hsu说,虽然他“肯定农业科技会崛起”,但这仍然需要一个生态系统来支撑。他进一步解释说,“只靠企业家来推动是不够的,需要整个生态系统的完善,而且这个系统已经在发展中,虽然还处于早期。”

Hsu还说,即将在印尼、马来西亚和越南举行的“NTT Com Startup Challenge 2018”等创业活动,会帮助大家更多地了解初创企业正在做什么,并推动农业科技等行业。

“作为一名投资者,我没有意识到印尼农业科技初创企业的数量一直在增加,”他解释到,“直到我参加创业推介活动时,才意识到,在10个推介活动中,我看到了3个农业科技初创企业。这和5年前完全不同,当时我什么也没看到。”

Kapur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这特别适用于越南正在发展的创业生态系统,因为越南的大部分资金来自海外。

即使是最好的创业公司,也有可能得地不到足够的重视。而创业相关的系列活动会帮助公司进入投资的视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